首頁>檢索頁>當前

下好職教大棋,看各地如何出招

發布時間:2019-06-11 作者:本報記者 焦以璇 高靚 來源:中國教育報

從《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以下簡稱“職教20條”)問世,到近期一系列配套方案出臺,職業教育這盤大棋的落子之道日漸清晰。

    然而,發展職業教育的主體責任在地方,真正能使職教這盤大棋每一步落實的是地方。為區域經濟發展服務是職業教育的一項重要職能。記者注意到,從去年年底至今,已有多個省份相繼出臺了職業教育領域的綱領性文件,為本省職業教育改革發展謀劃施工藍圖,顯示出積極態勢。

    各地發展職教的動力何在?如何有針對性地推動“職教20條”落實向前邁進一步?為破解職教發展熱點難點問題提供了怎樣的解決方案?中國教育報記者對各地出臺的相關政策進行了梳理。

    推動職業教育與經濟社會發展同頻共振

作為與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結合最緊密的教育類型,職業教育為社會和企業培養高素質技術技能型人才,是地方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有力保障。梳理各地新政可以發現,職業教育被納入了更宏觀的戰略視野,賦予了助推地方產業轉型升級、服務國家重大發展戰略的定位和功能。

“過去五年,廣東省大力調整產業結構,2017年,現代服務業增加值占服務業比重達62.6%,先進制造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比重達53.2%。廣東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和產業變革,需要進一步提升發展職業教育,推動職業教育‘擴容、提質、強服務’,提高職業院校服務產業發展能力,做到職業教育與產業發展同頻共振。”廣東省教育廳負責人表示。

今年2月,“職教20條”出臺僅一周后,廣東出臺了《廣東省職業教育“擴容、提質、強服務”三年行動計劃(2019—2021年)》。《行動計劃》以“擴容、提質、強服務”為主線,提出四方面的十條政策措施,旨在提升人才培養質量,擴大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供給,增強服務經濟社會發展能力,為廣東省實現“四個走在全國前列”、當好“兩個重要窗口”提供人才支撐和智力支持。

作為東部沿海大省,山東目前正在加快推進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全力推進我國第一個以新舊動能轉換為主題的綜合試驗區建設。

山東今年年初出臺《關于深化產教融合推動新舊動能轉換的實施意見》。意見將強化規劃引導,構建教育和產業深度融合發展格局置于開篇,要求結合全省推進新舊動能轉換、對外開放新高地、鄉村振興、海洋強省等重大戰略,將產教融合發展納入全省經濟社會發展規劃以及區域布局、城鄉布局、產業布局和重大生產力布局規劃,同步推進產教融合發展政策制定、要素支持和重大項目建設。

“新舊動能轉換的堵點和痛點之一就是高素質實用型技能人才缺乏。產教融合充分體現了新舊動能轉換‘跨界融合化’的要求,在解決產業發展需求與教育供給之間不匹配問題上發揮著關鍵性作用,有利于對接新技術、新產業和新業態發展對人才供給的需求。”據山東省發展改革委副主任潘好亮介紹,山東建立了教育服務新舊動能轉換的協同機制,推動學科專業與“十強”產業精準對接,支持省內高校、職業院校與“十強”產業骨干企業深度合作,打造一批創新綜合體,促進政產學研金服用融合創新。

如何對接國家重大發展戰略,同樣是各地新政重點著墨之處。今年2月,河北省人民政府印發的《河北省職業教育改革發展實施方案》提出,緊密對接京津冀協同發展、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等國家重大決策部署和本省經濟轉型、產業升級需要,優先發展先進裝備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大數據和電子信息等一批新興專業,改造升級鋼鐵冶金、化工醫藥、建筑工程等一批傳統優勢專業,撤并一批面向低端產業、就業率低的專業。

“未來一個時期,雄安新區建設將需要大批高素質的建筑類、現代服務類等技術技能人才。我們將著力調整優化雄安新區周邊職業院校布局和專業結構,加大相關專業人才培養培訓力度,為雄安新區建設發展提供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支撐。”河北省教育廳職成教處副調研員史帆說。

史帆舉例說,在建筑類人才支撐方面,將支持建筑企業、職業院校、行業社團以及具備資質的社會培訓組織實施培訓,要求各市至少建立一家工種齊全、收費低廉、服務優質、開放共享的建筑工人實訓和技能鑒定基地,大規模培養符合雄安標準、雄安質量要求的建筑類一流職業人才。

    化解人才培養與企業需求“兩張皮”問題

人才培養與企業需求“兩張皮”問題,長期困擾著職業教育的發展。

“‘職教20條’首次明確職業教育是一種教育類型,跨界與融合時期最顯著的特征。”江蘇省教育廳職教處處長劉克勇認為,職業院校必須沖出圍墻辦學,在與企業雙主體育人中,培養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

在專業建設上,多個省份均明確提出建立專業動態調整機制。江西出臺的《深化產教融合實施方案》明確產教融合要建立按需培養導向,強化就業市場對人才供給結構的有效調節,把市場供求比例、就業質量作為學校設置調整學科專業、確定培養規模的重要依據。引導學校對設置雷同、就業連續不達標專業,及時調減或停止招生。湖南省出臺的《關于加強新時代高等職業教育人才培養工作的若干意見》提出,要建立行業信息收集、分析、發布和響應機制,加強專業布局現狀和學生就業情況調查分析,健全學校招生、就業與專業設置聯動機制。完善專業設置制度與流程,制定專業設置基本條件標準,建立健全專業預警和退出機制。

“人才培養與企業需求‘兩張皮’,不但難以獲得企業支持,而且還會造成專業人才培養的結構性過剩。只有產教融合的專業,才可將校企合作落到實處,校企合作才不會停留在簡單的就業合作上,才能進入到育人全過程的深度合作中。”上海新聞出版職業技術學校黨委書記黃彬表示。

如何促進校企雙元育人?“引企入教”成為多地新政的關鍵詞。山東提出深入推進“引企入教”改革。職業學校新設專業原則上應有相關行業企業參與,充分發揮學校聘任的產業教授在學科建設、人才培養方案、教材開發、教學改革等方面的作用,推行面向企業真實生產環境的任務式培養模式。鼓勵名師帶高徒,全面推行企業新型學徒制和現代學徒制,根據不同職業(工種)的培訓成本按規定給予培訓補貼。

福建關于深化產教融合十五條措施提出,深化高等職業教育“二元制”技術技能人才培養模式改革,形成學校和企業聯合招生、聯合培養、協同育人的長效機制。支持校企共建兼具教學、生產和研發功能的公共實訓基地,推行面向企業真實生產環境的任務式培養模式。校企雙方共同制定人才培養方案,實踐性教學課時不少于總課時的50%。

推動校企協同育人離不開一支高素質的雙師型教師隊伍。受現行收入分配制度、編制管理、職稱評定等因素制約,職業院校如何吸引、留住高層次人才、專業領軍人才提上重要議事日程。為培育、吸引、留住、用好職業院校高層次人才,河北啟動實施“燕趙大師、燕趙名匠”建設計劃,遴選認定一批“燕趙大師、燕趙名匠”,按規定探索實行年薪制、協議工資和項目工資等靈活多樣的分配形式和分配辦法,所需資金不納入績效工資總量管理。

廣東實施職業院校教師能力提升計劃,內容包括建立健全職業院校教師編制動態管理機制,推廣以周轉編制自主聘任兼職教師辦法,鼓勵職業院校設立產業教師(導師)等流動崗位,依法依規自主聘請兼職教師和確定兼職報酬,推動企業工程技術人員、高技能人才和職業院校教師雙向流動。

江西則進一步完善收益分配機制,高等學校、職業學校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中獲得的凈收入、股份或出資比例可提取60%至95%獎勵給研究開發和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團隊,其中作出主要貢獻的人員獲得獎勵的份額不低于獎勵總額的50%。凈收入用于人員獎勵的支出部分,不納入績效工資,不納入單位工資總額基數。高等學校、職業學校教師和學生個人擁有知識產權的技術開發、產品設計等成果,可依法依規在企業作價入股。

在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與繼續教育研究所所長孫誠看來,各省份因地制宜,對構建產教融合育人模式做了精心規劃。傳統專業人才供給過剩,新興專業人才供給不足,最終會造成結構性失業,帶來畢業即失業的結局。產業結構升級迫切需要人才結構升級。走產教融合育人道路是職業教育改革創新的必然選擇。

    破解校企合作“校熱企冷”現象

校企合作“校熱企冷”一直是困擾職業教育發展的“心病”。從實踐來看,政府、學校和企業在促進校企合作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但部分企業積極性不夠高、參與程度不夠深等問題還比較突出。校企合作中“剃頭挑子一頭熱”現象如何破解?在制度設計上,各省份進一步強化企業重要主體地位,通過多種手段調動企業積極性。

今年3月,江蘇省人大審議通過了《江蘇省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條例》。條例以平等保護校企合作中各相關主體的合法權益為主線,將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工作納入法治軌道,為學校和企業雙主體協同培養技術技能人才提供了法律保障。

《江蘇省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條例》提出,企業、行業組織可以采取獨資、合資、合作等方式依法參與創辦學校。對企業創辦的學校,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予以支持。企業與學校合作,可以依法創辦混合所有制學校或者二級學院(系部),引進社會優質資本和人才,實行相對獨立的人員聘任與經費核算。

河北正在探索一條社會力量參與舉辦職業教育可復制、能推廣的辦學體制改革路子。作為《河北省職業教育改革發展實施方案》的子方案,《職業院校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辦學試點方案》提出要按照試點先行、積累經驗、穩步推進的原則,引入市場機制,在全省遴選一批有改革意愿、具備條件的公辦職業院校,與社會力量共同以資金、土地、設施、裝備、人才、知識、技術、管理等有形資產和無形資產為辦學投資要素,構建和形成產權清晰的運營管理體制,合作開展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職業院校或二級學院試點。《職業院校股份制混合所有制辦學試點方案》特別圍繞辦學權益、清產核資、治理模式、收益分配和人事管理等關鍵環節提出了具體可操作的五項工作要求。

在政策支持上,對參與產教融合的企業,各省份均給予了土地、稅收、財政等方面的優惠政策。如福建省明確對企業通過公益性社會組織或縣級以上政府及其組成部門和直屬機構,用于公益性教育事業的捐贈支出,在年度利潤總額12%以內的部分,準予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超過年度利潤總額12%的部分,準予結轉以后三年內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

廣東對開展學徒制培養的企業,根據不同職業(工種)的培訓成本,可按規定給予每生每年4000—6000元的培訓補貼。逐步建立學生實習補助制度,各地可設立專項資金,對考核認定符合實習規范要求的企業,按照實習學生每人每月200—400元的標準予以補助。

值得一提的是,山東不斷完善財稅激勵機制,梳理明確校企合作9項稅收優惠政策;建立學生實習責任保險制度,將學生實習實訓補貼和投保經費統一納入公用經費補助范圍;將高校校企合作項目收費標準浮動幅度由不超過20%提高到30%;推動建立企業接收學生實習實訓成本補償機制,將規模以上企業接收學生實習實訓和開展職業教育情況納入企業社會責任報告,規模以上企業按職工總數的2%安排實習崗位接納職業院校學生實習。

“真正的校企合作一定基于共贏,能否幫助企業發展和為企業帶來價值,是職業院校進行校企融合的關鍵所在。解決‘校熱企冷’問題需要政府、企業、行業、學校共同努力。”孫誠認為,各省份出臺的優惠政策能極大調動企業參與人才培養的積極性。隨著政府積極鼓勵企業參與校企合作育人政策的出臺或落實,必將加快技術技能人才培養質量的提升,使人才供需雙方相互脫節狀況得到緩解。

    打造暢通的技術技能人才成長通道

近年來,不少職業院校尤其是中職學校都面臨著招生難的尷尬。

“要從根本上扭轉職業教育吸引力不強的局面,讓學生和家長消除顧慮、看到希望,必須發揮‘高考指揮棒’的重要作用。讓學生‘進得來、留得住、學得好、有奔頭’,才能吸納和培養更多優秀人才。”全國政協委員、中華職業教育社副理事長蘇華說。

“職教20條”明確提出了要“建立‘職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質+職業技能’的考試招生辦法”。梳理各地新政可以發現,多地結合地方實際對招生考試制度進行了細化。

在健全“文化素質+職業技能”招生考試制度的同時,廣東省改革高職院校面向中職學校畢業生自主招生方式,符合條件的國家重點中職學校、省級以上示范性中職學校優秀畢業生,經學校擇優推薦、高職院校考核,可實施注冊入學。完善初中畢業生報考高職院校中高職貫通(含三二分段、五年一貫制)招生考試方式,探索高職(專科)、本科與專業學位研究生銜接招生培養模式改革。此外,廣東提出明確目標,到2021年,本科高校招收高職院校畢業生人數比2018年翻一番,中職學校畢業生升讀高職院校的比例達到30%以上。

今年3月,修訂后正式施行的《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則為各級職業教育相互銜接和貫通提供了重要制度保障。修訂后的《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明確要求:上海職業教育體系在層次上要包括應用型本科和專業學位研究生,并且要形成貫通培養制度。修訂后的《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要求逐步提高高等職業學校招收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應用型本科院校招收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和專科層次高等職業學校畢業生的比例和規模。

“深化職業教育綜合改革的根本出發點,不應是簡單地為中職教育和中職學生打破學歷天花板,更重要的是增強職業教育作為一種類型教育的整體競爭力。應該對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過程進行系統化、一體化設計,根據教育教學規律和需要配置要素和資源,探索體制機制創新,通過校企合作、產教融合打造職業教育高地。”上海第二工業大學校長俞濤說。

據了解,江蘇已經基本形成了以“對口單招”、五年制高職、中高職銜接“3+3”和中職本科銜接“3+4”為主體的現代職教體系架構。目前,江蘇中職學生升入高一級學校人數的比例達到40%左右,成為該省高等教育普及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拓寬普通教育和職業教育融通渠道方面,修訂后的《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明確中等職業學校教育與普通高中教育可以實行學習成果互認和課程融通。河北鼓勵中等職業學校聯合中小學開展勞動和職業啟蒙教育,將動手實踐內容納入中小學相關課程和學生綜合素質評價。福建省明確提出將工匠精神培育融入素質教育,鼓勵有條件的普通中學開設職業類選修課程,鼓勵有條件的職業院校、高校實訓基地向普通中學開放。

“近年來為暢通技術技能人才成長通道,各省份不斷加大中職升入高職、高職升入應用型本科的學生比例,同時有的省份積極探索應用型本科與專業碩士的銜接,以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為特征的職業教育體系日益完善。廣東、上海、江蘇三省份從招生考試方式及比例上改革力度都很強勁,將對扭轉職業教育吸引力不強的局面產生重大影響,同時推動職業院校加快內涵建設的改革步伐。”孫誠說。

鏈接

    各地2018年以來 出臺的職教相關文件

    2019年5月,《江蘇省職業教育校企合作促進條例》正式施行

    2019年3月,上海市教育委員會印發《上海深化產教融合推進一流專科高等職業教育建設試點方案》

    2019年3月,新修訂的《上海市職業教育條例》正式施行

    2019年2月,河北省人民政府印發《河北省職業教育改革發展實施方案》

    2019年2月,江西省人民政府印發《深化產教融合實施方案》

    2019年2月,廣東省人民政府印發《廣東省職業教育“擴容、提質、強服務”三年行動計劃(2019—2021年)》

    2019年1月,山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產教融合推動新舊動能轉換的實施意見》

    2018年12月,湖南省教育廳會同省發展改革委等六部門聯合印發《湖南省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

    2018年12月,《福建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深化產教融合十五條措施的通知》印發

    2018年12月,山東省教育廳等十一部門發布《關于辦好新時代職業教育的十條意見》

    2018年12月,《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意見》印發

    2018年11月,浙江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實施《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意見》

    2018年11月,《重慶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意見》印發

    2018年11月,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意見》

    2018年10月,四川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意見》

    2018年9月,天津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方案》

    2018年7月,遼寧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意見》

    2018年7月,甘肅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意見》

    2018年4月,山西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山西省促進產教融合實施方案》

    2018年2月,《安徽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深化產教融合的實施意見》印發

(以上為不完全統計,本報記者焦以璇整理)

《中國教育報》2019年06月11日第4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grangerupstateimag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汇发真钱龙虎斗 伊春市| 会宁县| 长垣县| 陵川县| 黑水县| 梅河口市| 略阳县| 永丰县| 弥渡县| 五原县| 德江县| 仁化县| 龙江县| 玉门市| 仁布县| 康保县| 温州市| 中卫市| 资溪县| 石棉县| 绥宁县| 阳谷县| 静乐县| 平顺县| 黎城县| 武清区| 东方市| 贵定县| 巴东县| 宝鸡市| 华安县| 凌云县| 民县| 五莲县| 讷河市| 遂平县| 双桥区| 普安县| 普格县| 屯昌县| 蒙阴县| 余干县| 迁安市| 巴林左旗| 岳普湖县| 东山县| 景谷| 蛟河市| 松原市| 阜阳市| 平和县| 扎兰屯市| 九龙县| 桓仁| 闵行区| 龙游县| 宁晋县| 乳源| 时尚| 达拉特旗| 青冈县| 湄潭县| 宁强县| 曲麻莱县| 福鼎市| 玉溪市| 安庆市| 香港| 漯河市| 稷山县| 梓潼县| 晋中市| 台前县| 治县。| 阆中市| 儋州市| 瑞昌市| 鄱阳县| 黄陵县| 沙洋县| 巴林左旗| 新绛县| 焦作市| 平远县| 盐津县| 射洪县| 五常市| 庆城县| 曲松县| 渝中区| 亳州市| 吉林市| 阿巴嘎旗| 乌什县| 大姚县| 大宁县| 公安县| 诸暨市| 盈江县| 措勤县| 济宁市| 环江| 黄平县| 顺义区| 安庆市| 巴东县| 县级市| 义马市| 公安县| 上栗县| 溆浦县| 双流县| 江永县| 岚皋县| 湘潭市| 同德县| 安康市| 拉萨市| 内丘县| 罗田县| 高尔夫| 栾城县| 宁蒗| 阿合奇县| 武平县| 布尔津县| 安徽省| 古丈县| 略阳县| 永平县| 贵德县| 鸡泽县| 饶河县| 庆元县| 金溪县| 攀枝花市| 绥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