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愛護“職業”身份 珍惜“職業”羽毛

發布時間:2019-06-04 作者:許鋒 來源:中國教育報

在現實生活中,有的職業院校并不珍惜自己的“職業”羽毛,甚至還有自卑、“自鄙”心態。比如,有的院校是辦職業教育出身、從職業教育起步,但稍具規模、“夠”著升本的門檻后,便迅速褪去“職業”外衣、丟棄“職業”二字,讓新校名看起來“與眾不同”。

也許有人會說,名稱只是一個符號,并不能代表什么。其實不然,校名中有無“職業”,傳遞出的恰恰是辦學者對職業教育的態度——原來“喜歡”,那是不得已;現在“撈”著機會,正好與過往撇清。

這樣做的結果是,有的職業院校通過10余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努力,已經積攢了一定的影響力,有的職業院校已經成為區域名校,有希望“出市”“出省”,甚至成為全國范圍內的職業教育品牌,但因為輕率地丟棄了“職業”,或者從此不再刻意表明自己的“職業”身份,結果失去做大做強的良機,甚為可惜。

事實上,除少數公辦職業院校外,民辦職業院校大多為企業辦學,即便改了名、外人再也看不到“職業”二字,即便辦學者從此絕口不再提“職業”二字,但其基因中流淌的職業教育“血脈”,是不會改變也不可能改變的。既然如此,為什么不始終如一、大大方方地打職業教育牌、扛職業教育旗?

選擇從事職業教育,是順應社會發展和時代潮流的明智之舉,也是廣大職業教育工作者對時代的應有之義和神圣職責。通過職業院校和職業教育工作者的悉心培養,學生獲得從業的良好職業道德、豐富知識、高超技能,走上社會之后能夠反哺社會、能夠成為大國工匠,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善莫大焉。

因此,廣大職業教育工作者要從內心里認可“職業”是競爭力,要精心愛護自己的“職業”身份、百倍珍惜自己的“職業”羽毛、果斷撿起被自己丟棄的“職業”標簽,從思想深處堅決摒棄自卑、“自鄙”心態,借助職業教育改革的大好形勢和政策利好的東風,乘勢而上,順勢而為,通過進一步明確自身定位、堅定辦學方向、夯實辦學質量,下大力氣,花大心思,培養貼近產業需求、產學深度融合的人才。假以時日,一定會有牢牢地貼著“職業”教育標簽的院校,成為令“職業”內外的人都尊敬、都豎大拇指的學校。

(作者系廣東省廣州城建職業學院人文學院副教授)

《中國教育報》2019年06月04日第10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8 www.grangerupstateimag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汇发真钱龙虎斗 大宁县| 景宁| 随州市| 弥渡县| 昭觉县| 杨浦区| 洛浦县| 丰原市| 广丰县| 平顶山市| 天全县| 昌邑市| 留坝县| 壶关县| 温州市| 浪卡子县| 苏尼特左旗| 兴宁市| 平利县| 沈丘县| 明星| 临海市| 芜湖市| 襄城县| 从江县| 西充县| 都兰县| 繁峙县| 克什克腾旗| 呼和浩特市| 舒城县| 鸡西市| 奉节县| 泉州市| 思茅市| 富锦市| 台北县| 吉木乃县| 盐城市| 浦城县| 龙州县| 双流县| 莱州市| 全南县| 宜兰县| 桦甸市| 台北市| 富源县| 白河县| 海宁市| 奉贤区| 苏州市| 金川县| 潍坊市| 德阳市| 博罗县| 潼关县| 兴隆县| 满城县| 西乌| 扬州市| 天等县| 南木林县| 巢湖市| 石泉县| 英山县| 朔州市| 三河市| 天等县| 山丹县| 南漳县| 浦城县| 博白县| 西林县| 淮滨县| 拉萨市| 宁安市| 蕉岭县| 舞阳县| 思南县| 鄯善县| 华容县| 临泉县| 民和| 弥勒县| 新巴尔虎左旗| 蓬莱市| 龙井市| 延长县| 当涂县| 新巴尔虎右旗| 尚志市| 义乌市| 嘉定区| 佛学| 沂南县| 延吉市| 定日县| 曲水县| 德昌县| 加查县| 泸定县| 万安县| 阿图什市| 安塞县| 久治县| 雷山县| 鄄城县| 木里| 九寨沟县| 萨迦县| 嘉兴市| 宁城县| 南澳县| 文成县| 宽甸| 黎川县| 互助| 霍城县| 原平市| 岱山县| 内丘县| 山阳县| 比如县| 永胜县| 开平市| 延吉市| 桓台县| 墨玉县| 闵行区| 平顺县| 望江县| 黄浦区| 阜新市| 平乐县| 美姑县| 银川市|